无症状感染者传染性有多强?钟南山最新判断来了


近几个月来,这两个主要产油国之间的能源关系变得越来越紧张。特朗普将拖累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油价大跌归咎于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都变得“疯狂”。在拨通电话前,特朗普对媒体表示不想看到美国能源行业在俄罗斯与沙特争端导致的低油价下出局。更早之前,美国对俄罗斯最大石油企业俄罗斯石油公司(Rosneft)子公司实施制裁,指责后者帮助委内瑞拉在海外进行石油贸易。这直接导致俄油公司上周六宣布停止并出售委内瑞拉业务。

OPEC+减产协议在3月31日到期后,产油国可自由支配自己的石油产量。但需要注意的是,与产油国针锋相对的价格战比起来,疫情导致的全球原油需求锐减更令市场看不到希望。

为了实施保持安全距离措施,工作小组起表率作用。新闻发布会改为网上视频举行。价格战毫无缓和迹象、各产油国可自由增产的最后束缚也已解除。紧要关头,本周一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一通电话中与对方达成共识:当前油市不符合双方利益。但目前为止双方并没有拿出切实拯救油市的举措。另一边厢,沙特阿拉伯无视美国施压,仍在全力增加原油出口。

克林姆林宫在3月30日的公告中称,普京与特朗普在一通由美方发起的电话中进行了长谈。除了疫情等话题外,双方还围绕全球原油市场的现状进行了交流,并一致认为俄罗斯与美国的能源部长应该就此议题进行磋商。美国白宫的声明称,两国领导人“都认同全球能源市场稳定的重要性”。但市场的悲观情绪没有好转,当天国际油价重挫至18年来最低。

尽管对低油价问题公开表达了不悦,但迄今为止,在与沙特领导的OPEC谈崩深化减产协议后,俄罗斯还没有迹象表明愿意与沙特修复曾经的盟友关系。在上一轮因市场供应过剩导致的低油价寒冬中,俄罗斯等非OPEC产油国与OPEC为平衡油市联手减产,却眼看着美国页岩油企重振旗鼓,享受第二次野蛮生长。这一次,俄罗斯或许已无意再向美国页岩油行业扔一条救生索。

蒙特利尔银行(BMO)分析师Randy Ollenberger等人在报告中称,除非政府或OPEC介入,否则WTI原油在下个月可能跌破10美元/桶;需求萎缩和供应增加可能导致2020年二季度的库存水平增加约10亿桶,当疫情危机结束,需求将恢复到1亿桶/日。大宗商品贸易商托克(Trafigura)经济学家表示,受疫情影响,4月份的石油需求可能减少3000万桶/日;预计全球炼油厂日产量在未来几周内减少1200万桶-1300万桶/日;如果原油需求减少3000万桶/日,全球原油储量将在1个月后达到储存能力极限。

当地时间29日,泰国武里南府的一处监狱发生骚乱,起因是犯人听信了监狱里有人感染新冠肺炎的不实传闻。一些犯人集体纵火并大肆破坏监狱设施,部分犯人趁机越狱。泰国警方事发后立刻采取行动,据调查共有11名犯人越狱,警方先后抓捕了多名逃犯。

△图片来源:新加坡新闻部提供

而就在上周,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沙特王储讨论了“维护全球能源市场稳定的必要性”,被外界视为迄今为止美国对沙特与俄罗斯之间价格战作出的最直接干预。美国敦促沙特在价格战中“挺身而出”,搁置其与俄罗斯翻脸后的创纪录增产计划。

尽管华盛顿方面施加了越来越大的压力,此前一直对俄罗斯减产不力有所抱怨的沙特并不打算在价格战中休战。该国正在全力向4月份日产量跃升到1230万桶的目标进发(2月份沙特的产油量约970万桶/日)。沙特能源部官员周一表示,该国计划从5月起将石油出口量增加60万桶/日,达到总出口1060万桶/日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