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新确诊者中4成不满40岁 当局:或只是冰山一角


特朗普此前曾表示希望在复活节(4月12日)前放宽全民“社交疏离”措施、重启美国经济,不过随后又收回了上述言论,同意将相关限制措施延长至4月底。针对特朗普态度的转变,美国杂志《名利场》(Vanity Fair)网站4月1日刊文分析说,特朗普做出上述决定的背后受到了多重因素的影响,其中就包括可能与其密友、78岁的美国房地产大亨斯坦-切拉(Stan Chera)感染后住院一事有关。

历史上,当历任美国国务卿面临严重国际危机时,通常会在全球寻求支持,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应对方案,将各国团结起来,从美最亲密的盟友开始。

近日,就中国政府、企业和民间对外无私援助部分抗疫物资的举动,西方舆论场有人却戴起有色眼镜,毫无根据地说三道四,称中国正开展“口罩外交”、推行“慷慨政治”。欧盟工业主管蒂埃里·布雷顿对此表示,“华为和其他中国企业向欧盟捐赠口罩的行为不存在任何别有用心的动机,团结才是应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最好方式。”

《名利场》网站表示,特朗普近来谈论疫情话题时转变了自己的语气和战术,这一改变受到了多重因素影响,其中既有政治因素,也包括个人因素。文章紧接着提到,特朗普知道他的密友切拉感染了新冠病毒,在纽约长老会医院住院治疗并一度陷入昏迷。文章称,纽约著名的特朗普(竞选活动)捐赠者比尔·怀特(Bill White)透露,斯坦算是特朗普最好的朋友之一。

《纽约每日邮报》说,切拉患病并一度昏迷的消息深深地震惊了他的老友特朗普,对白宫就复活节前放宽疫情防控(措施)限制“改主意”产生了影响。

周三,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但与此相反,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武汉病毒”后,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对本届政府而言,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比同英国、法国、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

周四,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美国股市暴跌。但这显然没有成功。

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然而,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极限施压”的工具。目的何在?如果是政权更迭,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在4月2日当天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挽救人民的生命和维持人民的生计是当下欧盟各机构的首要任务。欧盟委员会将提出建立一项1000亿欧元的团结互助金,用于帮助工人维持收入并帮助企业维持生计。此外,农民和渔民也会得到支持,因为他们也是最无助的。所有措施的施行都基于欧盟当前的财政预算,这也反映出欧盟长期预算的必要。欧盟将努力通过依靠强大的财政预算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希望早日恢复正常。她同时也提到,欧盟委员会早前已采取行动,加快医疗设备的采购,并且保证跨境货物和跨境工作人员的正常流动。此外她还强调,解决危机的唯一办法就是合作与团结。

欧盟高官驳斥中国"口罩外交"言论 称团结抗疫最重要

《纽约时报》注意到,特朗普近日在白宫记者会上曾多次提及自己的朋友感染了新冠病毒,但并未透露后者姓名。报道称,特朗普在29日的讲话中提到自己的一位朋友被新冠病毒攻击,一度陷入昏迷。这是他首次公开提到自己认识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3月29日,《华盛顿邮报》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戴尔(Jackson Diehl)发表的题为《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的文章。主要内容如下: